第一篇 建制沿革
日期:2012-05-20  发布人:webmaster 

  第一篇   建制沿革
  柞水县,位于陕西省东南部,商洛市西部,东邻商州区、山阳县,南连镇安县,西壤宁陕县,北接长安区、蓝田县。地处秦岭南坡,是秦巴山区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的山区县。
  柞水,古为京都长安重要门户,曾是长安通往安康的要道,联接湖北的天然纽带,素有“终南首邑”、“孝义名区”、“秦楚咽喉”之称。
  柞水县总面积2332平方公里,现辖16个乡镇,人口16万。
  改革开放30年来,柞水县的社会经济和文化教育各项事业有了较快的发展。柞水县城已被命名为国家级文明县城、卫生县城,陕西省旅游名县。随着铁路、高速公路通达,柞水已纳入国家“关中——天水经济区”,融入西安经济圈,成为西安第二生活区。全县人民正在奋力建设陕南经济强县。
  建制沿革是地域文化的载体,也是文化定位的重要依据。政区演变是县域文化多元化构成的因素。正是因为建制的多变,才使柞水县域文化呈现出各类文化现象在此聚合荟萃。在大范围内,柞水文化具有南北文化交融的特征,具体到县境以内则民俗文化纷繁多样。
  
  历史早期
  
  远古时期,大约在5亿年前的中生代,柞水地域是一顷碧波荡漾的汪洋大海。后来地壳发生变动,秦岭一线隆起为山,把陕西分为南北两大区域。
  秦岭地貌形成的地势,北陡南缓。北坡陡峭,布满悬崖峭壁,山势向北嘎然而止,与关中平原截然分开。南坡山势较缓,形成的沟壑绵延千里直到汉江。秦岭地貌特征的存在,就为人类的生存、繁衍、发展,客观上提供了不同的地理条件。
  从人类学研究的成果看,在大范围上,黄河流域是人类最早的发祥地,蓝田猿人、周口店猿人(北京猿人)是我国人类的始祖。从小范围来说,陕西蓝田县的公王岭,西安东郊的半坡村,都提供了人类从猿进化到原始社会有力的佐证,说明渭河流域及其关中平原,是陕西人类先祖的活动地域。
  人类从原始社会、奴隶社会进而发展到封建社会,在人文历史发展的进程中,陕西关中地带地位显赫。从公元前十一世纪起,奴隶社会的西周,到封建社会的秦、西汉、新莽、西晋、前赵、前秦、后秦、赫连夏、西魏、北周、隋、唐等13个王朝在陕西建都,历时1037年。
  从地理条件上说,关中平原开发较早,人类活动频繁,曾创造过令人敬佩的华夏文明。而秦岭地带却沉睡亿万年,因土壤、气候、雨量的不同,北坡植被疏朗,南坡植被稠密,原始森林多在南坡,为野生动物提供了繁衍的空间,成为动物的世界和王国。估计在历史早期,柞水北部的秦岭南坡被动物占据,基本上不具备人类生活的条件。而柞水县境的中南部,始有人类活动遗迹。《商洛日报》载文: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,柞水县首次发现史前聚落文化遗址三处。这些遗址的发现,证明了远在距今6000多年前的史前社会,柞水中南部就有人类活动,且为研究聚落形态及南北文化交流互动,提供了新的、重要的考古学资料。
  汉刘邦即位时期(前206),国都由洛阳迁到长安,大兴土木,筑宫殿,建造亭台楼阁,需要大量上好的木材。那时候,秦岭北坡有用之材,已被砍伐贻尽。秦岭南坡的柞水地带,有绝好的松杉杨栎建筑用材,还有做家具首选的山桃木、红桦木、青椴木。朝廷便把岭南作为取材选材的理想地段。但因牛背梁、终南山积雪深厚,山高坡陡,峪道尚未开通,砍伐树木难以成行,只好望山兴叹。不过天无绝人之路,伐木者十万之众,越过秦岭东段山势较缓的文公岭,步入九华山,深入到九间房、万青、曹家坪一带,荷木入城,满足了当朝大兴土木的需求。
  柞水地域,在历史发展朝代更换的进程中,建制沿革变化较大。从秦、两汉、三国到魏晋之前,汉水以北至秦岭南坡属洵阳(旬阳)地。从魏晋、南北朝到隋唐,这块地域归属丰阳(山阳)管辖。到了唐代,这块地域的大部分划归安业县辖管。
  隋唐之前,柞水这块地方不论是旬阳县或山阳县辖管,由于地域辽阔,交通受阻等原因,辖管往往有其名而无其实,朝廷官员鞭长莫及从不巡视,更不会安抚山民,有的山民还不知道他是哪县百姓。流传在这里有句俗语:“洋芋糊汤疙瘩火,除了皇上就是我”。
  
  
  
  
  隋末唐初在陕西关中中部设立咸宁县,唐武则天称帝(690)后,咸宁县与西安府同城,辖管地区为现在西安市的雁塔区、碑林区、莲湖区、未央区、新城区、灞桥区、长安区、临潼区,蓝田县、户县、周至县、三原县。在岭南的柞水、镇安、宁陕设立“终南奥区”,归咸宁县管辖。当时,咸宁县地域辽阔,人口众多,号称百万人口大县。期间,因改朝换代造成了咸宁县时撤时复,时设时分,从唐初到清末政区变动多达数十次。
  其间,柞水地域归属山阳县辖管时,咸宁县看到柞水这块地方广产林木,富产土特产品,山民生活富裕,称之为“郊野之富,号称近蜀”。逐步把现在的柞水县城以北的地段划入咸宁县直辖。到了清代,就在界牌湾竖起界牌,从界牌湾竖到红岩寺划一横线,正式把这块地方划入咸宁县版图。
  后来,长安县和蓝田县从咸宁划出分设时,对这块版图又作了重新分割。把现在营盘镇划入长安县,把原蔡玉窑区划入蓝田县(北河归长安,丰河归蓝田),曹坪镇归属镇安,原曹坪区以北和原红岩寺区以北归蓝田县。
  
  
  
  
  据1995年出版的《镇安县志》载:唐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(696),把山阳县赛虎岭以西至现在柞水县界牌湾以南的地方从山阳县析出,设立安业县。其县衙置于何处,《重修镇安县志》、《聂志》及新编《镇安县志》均无记载。
  柞水县西部的河水原名   水,改名乾佑河;柞水县城关镇后来更名乾佑镇,其来历概源于安业县更名为乾元县后,又更名为乾佑县的缘故。
  安业县设立后,因朝代更迭或农民起义燃起战火等多种原因,县名多有更改,县衙多次移置,甚至出现时撤时复以至名存实虚的历史变故现象。
  唐乾元元年(758),安业县改名为乾元县。
  唐永泰元年(765),县城被羌族起义军占据,县衙迁驻现在柞水县的梨(栗)园塘。光启二年(886),黄巢起义军驻扎乾元县13年之久,县衙迁到西皇峪(原柞水红山洞西部称西皇峪)。
  五代时期,后汉乾佑二年(949),乾元县改为乾佑县,县衙设今柞水下梁夜珠坪。
  宋代绍兴十六年(1146),乾佑县与丰阳县同时割于金,金降乾佑县为乾佑镇,入樊川县。大定二十一年(1181),乾佑镇复设后入咸宁县。
  元代至元十三年(1276),改乾佑镇为乾佑巡检司,隶属商州。至元二十九年(1292),复设乾佑县,隶属金州(安康)。至元三十一年(1294),乾佑县被撤销。
  明代洪武八年(1375),再设乾佑巡检司,隶属咸宁县。景泰三年(1452),废乾佑巡检司复置县,命名镇安县。县城仍在现在下梁镇夜珠坪。天顺七年(1463),县城迁至谢家湾(今镇安县城),隶属西安府。成化十三年(1477)改属商州。
  清代和民国时期,镇安县的建制与柞水县关联不甚多,不再繁叙。
  
  
  
  
  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乾隆即位(1736)后,各地农民造反军以秦巴山区为营,直逼西安府,给当朝安全造成极大威胁。
  乾隆四十七年(1782),陕西巡抚毕沅向朝廷呈奏章“咸宁南境辽阔,抚治极难,山大林密,易藏奸宄,应添驻西安府分防同治一员”。这篇奏章中有两句稍加说明:一是“奸宄”专指土匪,这里既指土匪,更多指农民造反军。二是“分防”、“同治”,“分防”是军事机构,直属西安府调动,可以视为西安府派出的军事防务机构。“同治”是军事官员的品级,孝义厅同治为五品官。所以,在历史上曾有“一厅管三县”的说法。实际上孝义厅的 同治,只管咸宁、蓝田、镇安的军事系统,必要时可以调动三个县的警力或千总民团维持社会治安,抵御农民造反,而不干预上述三个县的政治和其他。
  乾隆四十八年(1783),“始拨咸宁、蓝田、镇安三县之山乡僻壤数百里,设孝义厅”。这段话有两点应当说明:一是数百里的“里”是指版图的大小。古时,唐朝兴盛时期号称十万里江山,宋时分为北宋、南宋,北宋则称其版图为八千里江山。孝义厅版图数百里的概念是什么呢?翻阅孝义厅疆域版图,东起红岩寺大沙窝,西到现在镇安县杨泗古山屯,大约为三百华里;南起界牌湾,北至长安县的大峪口,大约有一百二十华里。孝义厅的面积约为1800平方公里。二是孝义厅取名“孝义”,是把厅属的东川(现属镇安)视为周宣王宰相张仲的故里,因张仲倡导“孝义为本”颇受推崇,故“孝义”就成为厅名的来历。
  厅城初设在营盘大山岔。嘉庆二年(1797),因龙潭暴洪,河水冲毁厅城局部,又因白莲教纵火毁掉其余部分,到了嘉庆八年(1803),才把厅城移到镇安县所辖的后寨山下(今柞水县城),同时把厅版图南扩到石镇街南端的马房子河。
  光绪九年(1884),孝义厅共设38保(黑虎庙、租子川、蔡御窑、九间房、红岩寺、红岭、康家湾、皂河沟、北沟、康家栲栳、蔡家庄、高川河、东川、西川、六条岭、黑山、菩萨店、柿子沟、甘岔河、晓仁河、义兴、太白庙、僧儿凹、红山洞、葛条沟、沙沟河、月河口、崇家沟、贾家坪、延安坪、丰家河、岳王堂、营盘、楼子石、陈家沟、石嘴子、本城保)。共6149户,22724人。
  《孝义厅志》载,“厅治僻处万山之中,悬崖深谷,乏平川,无村堡,民人皆山居野处,零星四散。所谓保者,多者百户,少仅数十户耳”。从厅治辖区中,可以看出属于柞水县政区的根基只有13保,而25保为镇安县原凤镇区、东川区、太白区辖地。所以人们说柞水县是从镇安析地分出的。这种说法,虽不完全正确,但也有一定的道理。
  乾隆四十八年初设孝义厅时,政区以界牌湾以北,大峪口以南为扼要地,把秦岭北坡东起蓝田汤峪,西到咸宁(长安)大峪的7个峪子划归孝义厅。
  秦岭北坡的大峪、太峪、库峪、子午峪、汤峪、岱峪和小峪(窄峪)的山民,以交通不便为由,不乐意让孝义厅辖管,说白了就是嫌孝义厅穷。真实情况是,北坡峪民属长安、蓝田管辖时,皇粮税赋较轻,划入孝义厅后无任何优惠待遇。到了嘉庆二年,陕西布政司,以秦岭主脊为界,把北坡的7个峪子重新划归咸宁、蓝田分管。这样一来,孝义厅的政区面积就折去了三分之一,大约只留下1200平方公里。
  嘉庆二年在作政区调整时,把宁陕高川河、两河、黑山划入孝义厅,把镇安的石嘴子、原七坪乡的坪丰、红火划归孝义厅。把蓝田县辖管的原九间房乡谢街、农林,西安府辖管的九华山周围的多条沟系等地也同时划归孝义厅。期间,也把渭南县辖治的周垣街,山阳县辖治的牛槽沟、野猪沟等地划归镇安。
  孝义厅时期,政区与周边县治多有犬牙相错的插花地带,甚至出现四界不连接的岛形地域。如石镇街以南属镇安辖地,但王家河(高塬、中河)属孝义厅辖地。原凤镇区各乡归镇安,康家弯、康家栲栳(八里砭)、大小皂河沟属孝义厅。红岩寺乡属孝义厅,而中坪村、兰家湾分属蓝田、镇安;瓦庵寺、六扇磨归蓝田。
  岛形地域也有几处,如蔡玉窑及南边的桃园沟属孝义厅,而中间的下窑街归属镇安。原肖台乡属镇安,中间地段的红岭归孝义厅辖管。营盘属孝义厅,老林的水井坪,龙潭的九间房归长安。
  这种插花地带或岛形地域是怎么形成的,经咨询有关历史、地理专家,他们解释说在各地政区划定时,都存在这种现象,不是柞水仅有的特殊问题。一般说来,这个地段的山林或田地是哪个县的人购置的,就归属哪个县辖管。
  
  
  
  
  民国二年(1913),撤厅设孝义县。民国三年辛亥革命后,废州府存县道,孝义县划属关中道。
  民国四年(1915),孝义县更名柞水县。县名来历有三种说法,一是说乾佑河古名  水,与柞同音,县名亦水名;二是说原孝义厅(大山岔)西北有个小山丘,山丘上密布一丛柞树,树下有一山泉四时不涸,水溢流淌,视其为  水的源头,故而得名;三是说后置的厅城(今县城),环山密布柞林,河水绕城而过,取其柞树成林,城西有河水通过而得名。三种说法,基本上没有多大的矛盾,突出了“柞”与“水”的结合,都是县名来历可取的。至后出版的刊物地志,多采用第三种说法,干部群众也认同了这种说法。
  需要说明的是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“柞”为二音字,意为柞树、柞蚕时读“zuò”;意为地名柞水县时读“zhà”,而柞水人通常则将二音合一,统读作“zhà”。
  民国四年,北部的太河、龙潭、老林、北河、丰河的部分插花地域,分别从长安、蓝田划入柞水。南部的康湾、八里砭、皂河沟从柞水划入镇安。
  民国十八年(1929),政区改为乡、保、甲制,全县辖4乡36保546甲。
  民国二十四年(1935),陕西省在商县设立“第四专员分署行政督察区”后,才将柞水县划入商县。也就是说,柞水县自有建制以后的前152年隶属于西安府或关中道,辖归商洛至今只有70多年。
  民国二十八年(1939),改4乡为13联保,全县辖31保523甲。
  民国二十九年(1940),复将联保改为乡,全县设孝义、孝悌、红岩寺、东川4乡31保423甲。
  民国三十年(1941),将原属镇安金井乡的曹坪、沙沟等地划归柞水,同时民国政府在核定政区时,对插花地带或岛形地域作了调整,原则上以周边属哪个县,就把这段地域划归哪个县。但这个政令却未行通,曹坪、沙沟实际上是1950年随金井河其它乡一道才并入柞水的。如马家台的塔尔坪(原中坪村),原属蓝田管辖,是个不折不扣的岛形地域,直拖到1953年,才划归柞水。
  民国三十八年(1949),解放战争取得全面胜利,柞水县于当年11月20日得以解放,结束了民国政府的统治。12月1日,柞水县人民政府成立。从此,五星红旗在柞水县高高飘扬。
  
  
  
  
  新中国成立后,柞水县的建制沿革曾有较大的演变,政区也作过多次调整。
  1950年3月,将原镇安县乾佑区下辖的下梁、东坪、石瓮子乡和金凤区下辖的仙人庙、大沙河、狮子口、牛槽沟、穆家庄、瓦房口等乡划归柞水县。此时,全县辖东川、太白、城关、蔡玉窑、红岩寺5个区、39个乡、150个村514个自然村。
  1953年6月,柞水县行政建制调整为东川、太白、城关、蔡玉窑、红岩寺、营盘、曹坪7个区,下辖42个乡143个村529个自然村。
  1954年7月,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后,县人民政府改称为人民委员会。
  1956年4月,将蓝田县所辖的高桥、青岗槽、万灯寺及大沙窝划入柞水。全县行政区划调整为东川、蔡玉窑、营盘、红岩寺4个区、31个乡(其中直属乡4个)、168个村、575个自然村。
  1958年11月,以区为单位成立人民公社,将乡改为管理区,各村的农业合作社改为生产大队,下设生产小队。
  1958年12月,撤销柞水县,并入镇安县。
  1961年9月,恢复柞水县,将并县前柞水管辖之东川区划归镇安县,镇安管辖的凤镇区划归柞水县,并县期间及并县后,大公社及管理区体制下的社、区多有调整,直到1964年4月改为区社制,成立区公所,柞水县辖凤镇、红岩寺、蔡玉窑、石镇、营盘5个区36个公社,207个生产大队,1249个生产队。
  1968年8月,“柞水县革命委员会”成立,实行党政一元化领导体制。
  1980年12月,恢复人民代表大会制度,改“柞水县革命委员会”为“柞水县人民政府”。
  1984年8月,乡镇“人民公社”改为“人民政府”体制,全县共辖5个区公所,1个镇(科级)35个乡(镇)。大队、生产队改为村、村民小组,全县共205个村1203个村民小组。
  1997年5月,实行撤区并乡,全县撤并后共设乾佑、营盘、下梁、石瓮、小岭、凤凰、红岩寺、曹坪、蔡玉窑9个镇,柴庄、杏坪、肖台、瓦房口、张家坪、马家台、九间房、丰北河、皂河、两河、老林11个乡。
  2001年11月,再次调整乡镇区划,撤并后全县共辖10镇6乡,即乾佑、营盘、下梁、石瓮、小岭、凤凰、杏坪、红岩寺、曹坪、蔡玉窑10个镇,柴庄、瓦房口、马家台、九间房、丰北河、两河6个乡。2002年9月,村级行政区划调整撤并,全县村组数缩减为120个村,1个居民委员会、593个村民小组。
  
  
  
  
  初设孝义厅时,原拨咸宁、蓝田的面积约占厅境面积的十分之九,镇安拨入厅境的面积仅占十分之一。清《陕西通志》载:“厅境四面皆山,疆域虽辽阔,而地险土瘠,多为咸宁之僻壤”。当时,从咸宁、蓝田划入孝义厅的土地面积为30662亩,镇安划入的土地面积为401亩。
  经过百余年的政区调整演变,在当今柞水县的政区面积中,原属咸宁、蓝田的拨地约为980平方公里,原属镇安的拨地为1352平方公里。政区演变的历史说明,孝义厅时期的面积多为秦岭南北坡的山乡僻壤,而当今柞水县的面积中,既有秦岭南坡的山林地带,更有乾佑河、金井河、社川河三大流域的川谷地带。也就是说,现今的柞水割去了秦岭北坡的7个峪子,换来了从镇安划入的川道河谷。
  纵观柞水县政辖的历史演变过程,我们不难看出,自秦王朝实行郡县制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,现今柞水这块版图基本上由三个县分而辖之,其东南部由镇安县(之前为旬阳、上洛、锡县、丰阳、安业等县)管辖直至新中国成立后,经两次区划调整才完全划归柞水;其东北部一直由蓝田县管辖,经清嘉庆二年(1797)和新中国成立后的1956年两次区划调整先后划入孝义厅、柞水县;其西北部,在设孝义厅之前,一直由长安县的前身杜县、杜陵县、杜城县、山北县、万年县、大兴县、樊川县、咸宁县管辖,孝义厅设立后,直属西安府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今柞水的辖地,仍由镇安、柞水、蓝田三县分辖。直到1961年镇柞分县,柞水才形成了稳定的行政区域,也就是说,柞水现在的版图形成不到50年时间。由此,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柞水的辖属和政区多变,形成稳定的行政经济区域历史较短,因而在客观上导致了柞水经济社会和教育文化的基础差、底子薄、发展慢,也是影响县域文化积淀聚合和能量释放的重要原因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张    德)